Summer恒

杂货柜

让对象填的第一印象,怕不是要把我笑死

[Batfamily]友谊是魔法


Batfamily。 Jason中心

这是红头罩最大的噩梦。

他该死的就不该去帮该死的白痴格雷森的忙,真的,肺腑之言。

"Jay!!!!你可算醒了,你还好吗?"

好个屁。

" I'm good."

操你的嘴,杰森陶德。

总而言之杰森中了一个神秘的魔法。因为他愚蠢地决定替迪克接下企鹅人的偷袭。时间在那一刹那静止,一团柔和的白光飘到他跟前。

格雷森你作为义警的警惕是被安东尼*吃了吗?!

下不为例,我也有救不了你的时候啊.....

Biu——失去意识。

接着就是现在的状况。杰森几乎要被他名义上的大哥抱得喘不过气来,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地站在一旁,脸上写满了担忧。扎塔纳穿着黑色小礼服坐在床边啃苹果。

"醒了?"扎塔纳擦干净手上的苹果汁。

"嗯。"杰森从鼻腔里哼出一个短音节作为回应,他的喉咙又干又疼。

"好吧,杰森,你中了魔法....这个魔法很少见,我并不能把它强行解除,你可能有一段时间....呃,会很不自在。"

"怎么回事?"迪克担忧地询问。

"杰森现在只能说反话。意思就是,他说的任何一切,都跟他心里想的截然相反。就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去找企鹅人套了话 ,杰伊。"

扎塔纳叹了口气。

"解除这个魔法的关键是‘蝙蝠家男性成员们的吻,一个也不能少’。看起来只能靠你自己才可以解除这个魔法。.....我知道你想拒绝,不过那样你就只能说反话一辈子了。"

噢我当然想拒绝!!阿福可以接受....但是老家伙和鸟儿子们的吻!开什么玩笑?!我宁愿哑巴一辈子!

"Errr....他需要自己吻自己吗?"迪克小心翼翼地开口,杰森尝试着不让自己看起来就像刚刚生吞了五只活蜥蜴。

"当然不,迪克。顺便说一句,你们只需要吻他的脸就好了。"扎塔纳看上去试图想用眼神安慰杰森。蝙蝠侠的吻肯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心理阴影。

"扎塔纳,别给我一张纸和笔。"杰森开口,魔法强行扭曲舌头的感觉让他感到难受。

扎塔纳会意地递给他纸和笔。

杰森埋头,在纸上写下

"阿福,可以吗?"

"我非常愿意,Master Jason。为了解除这个危机我可以不顾一切。"阿尔弗雷德开口。

杰森撑起身子给阿尔弗雷德一个脸颊吻,顺带一个拥抱。

迪克心疼地看着他的继任者,第二代罗宾。

他没有尽到作为大哥应尽的责任,身边有一个搭档的认知让他放松了警惕。但是他忘了这个搭档早已不是蝙蝠侠。

这件事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。回溯到更久远之前,那一场爆炸....小丑的所作所为...杰森应该被自己保护,而不是反过来保护自己。

迪克带给杰森一个充满愧疚的脸颊吻。

扎塔纳欣慰地看着他们俩,就像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从打架到和好现在只差一句'妈妈为你们骄傲'。杰森好不容易忍住了没有一拳揍到迪克脸上,这个吻未免有些长得令人发指,因为下一秒提姆推门而入。

"嗨迪克,我来看看......大红。"

红罗宾在门外呆愣了整整五秒....或者是十五秒。反应过来的提姆迅速调整好表情,不问缘由地关上门准备离开。

杰森下意识的大声解释。

小红你回来,不是你想的那样!

"小红你快走,就是你想的那样!"

......妈的。

"我知道的,我都知道.....我不会告诉老头子的你们放心。"提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听起来难过极了。

哼,演技真好,Tim Drake。

"Jason需要你们的吻,Tim。别这样看着我,我不想一个一个解释了,麻烦你Call一下Damian和Bats。"

两分钟后,房间里出现了一只年幼的罗宾和一只大蝙蝠。达米安进门的第一件事先是对杰森进行了第一轮嘲笑.....接着是第二轮,在他们快打起来的时候被布鲁斯的一声"Stop。"制止了。

杰森恶狠狠地让迪克帮忙把枪放进抽屉里,达米安同样恶狠狠地将武士刀收回刀鞘。

"Okay,boys,listen to me。"扎塔纳拿出录音笔把自己之前的解释回放了一遍。不出所料的看到了Batfamily成员们如出一辙的生吞蜥蜴的表情,特指杰森提姆和达米安,不包括蝙蝠侠。

"很有趣的魔法。"充满威慑力的大蝙蝠开口,没有人会反驳他,除了杰森,不过他暂时不想说话。

被挤到窗边的迪克开口:"我和阿福已经完成了任务,在你们来之前,接下来该轮到Timmy了。"

"Well....."提姆果断地交出了自己的那份脸颊吻。

"恭喜你大红,这个吻可以让你变得更聪明。"

那真是谢谢啊。

"不客气小红。"

"一家人,别见外。"

"Damian。"蝙蝠侠不容质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达米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,接着别扭地把嘴唇贴在杰森的下巴上,飞快地撤离。

"你的荣幸,Todd。以及,少抽点烟,你的脸上都是烟和口水都味道,臭死了。"

好的,恶魔崽子。

"不会的,天使宝宝。"杰森看起来要笑断气了,武士刀即将出鞘。

"该你了,老头子。"迪克忍着笑提醒。

布鲁斯沉着地走到杰森跟前,蝙蝠头盔挡住了那张哥谭布鲁西宝贝的脸,把他坚毅的下颚留在头盔外。

Bat气场全开,杰森大方地承认自己真的被震慑住了。布鲁斯看着杰森,神情复杂。

气氛降到了冰点,迪克开口试图活跃气氛,不过他没有说出一句话。

蝙蝠侠早在迪克之前,近乎虔诚地捧起了杰森的脸,然后在他的发旋轻轻地烙下一个吻。

值得纪念的一刻。扎塔纳忍不住嘴角上扬,魔法结界对杰森的影响已经不存在了。

现在杰森有一整天的时间来控诉Batfamily。



*安东尼:私设Dami养的猎犬的名字。

哈尔窝在黑暗中观察每一个人,两分钟后他遇见了布鲁斯。

哥本哈根时间下午六点。

哈尔坐在路灯下抽烟。

太阳收敛了自己的亮度和温度,他从嘴里取下烟头扔在沥青马路上,并用鞋头碾灭,最后一丝橘红色的亮光也没了。

哈尔待在黑暗里大口吃着汉堡,直到路灯亮了起来,照亮包括他在内的一小块范围,他把揉皱的包装油纸扔进垃圾桶。没有谁会把注意力投放在这个异乡的年轻人身上,人们不会放缓他们的脚步并给哈尔带来一张快餐店的优惠券。

接着一个人从路灯底下飞快的走过,飞快的,脚步匆匆神色肃穆,他的右手提着一大袋旅游商店的纪念品,这个男人透露出熟悉的感觉。哈尔觉得他显然比自己更适合待在黑暗之中。

这里不是哥谭,但也没什么不可能。

"Hey Bruce。"

男人诧异地回头,这种诧异仅仅只存在了0.0几秒,因为男人用了一种巴里都该称赞的速度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。现在他看起来就像对于哈尔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。

"Hal Jordan。"男人沉着脸靠近他,然后停下,让他的足尖与哈尔的足尖距离保持约莫两米半。他将所有光线都挡在自己身后,哈尔被圈在那一小块阴影里,棕色的眼睛闪闪发亮。

"你在这里做什么?"

"饿着肚子沦落街头?丢了工作我还能干什么。"

哈尔带着微笑起身送给布鲁斯一个友好的拥抱,他闻到了蝙蝠侠脖子上淡淡的洗发乳香味。

"好久不见bats,顺带一提你挡了我的光。"

"不过没关系。"

"你就是我的光。"

铁鹰 明日世界

写在前面

单箭头.鹰→铁
Maybe有些痴汉鹰
角色死亡提醒
对话流注意
没质量,没保障
一发完结.

明日世界

克林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男人所吸引。

多美好啊,他的眼睛,他性感的肌肉,他披上战甲战斗时傲视群雄的气势。

那又能怎样呢?

托尼斯塔克是天才,睡遍杂志女郎的花花公子,是克林特无法触及的辰星。

他无法触及,也不愿触及。

—————

"Cap,攻势太猛了....我们先撤回后方保持战力?"

"抱歉我驳回你的提议,其次提醒你我才是队长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也知道该怎么做。"

"相信Cap,他能拿捏分寸。"

"....明白。二号、三号战机空中支援。地上搜查队、一号、四号战机,护送市民的任务交给你们了。爆破小组你们的计划是?"

"炸倒一点钟方向的办公楼,缩小交战范围。"

"收到。"
.....
克林特一箭捅死其中一个试图攻击自己的外星生物。很明显他们有备而来,这种黏糊糊的恶心生物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底细,就算是注射了超级士兵血清,拥有四倍耐力的斯蒂夫,也感到了体力和局势的吃紧。

他们必须拼着命去做,能杀一个是一个,就算是以一敌百,咬碎了牙齿也要坚持下去,他们是世界上仅存的希望,他们必须负起这个责任。他们倒下,世界就完了。

九死一生。

托尼在空中击杀试图离开交战范围的漏网之鱼,钢铁侠的战甲已经严重磨损,能量也即将耗尽,旺达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"这可是顶尖的斯塔克技术,别担心little girl。"托尼让自己看起来信心十足,但克林特知道他没多大把握,队长肯定也知道。

"Hawkeye,"托尼再次出声,克林特呼吸一滞,"我希望你能够掩护我,umm,你完全可以做到。"

"Okay."克林特回答得果断。

托尼又击杀了三只外星生物,掌心炮的发射声已经很微弱了。

克林特的箭筒空空如也,他只好掏出藏在靴子里的两把匕首,塔莎和旺达挨近他,女孩们尽可能地帮他分担一部分的火力。

队长索尔和浩克是主要战力,我只要保护好斯塔克就好了。

保护好托尼斯塔克。

———

战争似乎已经进行到了尾声,他们以体力的优势硬撑着使局势扭转,曼哈顿大街上布满了外星生物的尸体。

"不过是一群皮皮虾!"浩克大笑出声。

不过命运有时就是喜欢不尽人意。
......呸,命运就是一个无情的婊子。

典型的英雄救美情节,托尼铁罐头的能量已经耗尽,一只落单的外星生物似乎看准了这个时机,拖着残缺不全的躯体向托尼冲去,克林特什么也没想挺身而出接下了外星生物的致命一击。

这很合乎常理,毕竟只有他离托尼最近。

"Clint!!!!!!!!!"

血浆迸溅,内脏疼得绞成一团,第三根肋骨戳伤了肺,怪物死了,克林特也要死了。

他看到一个巨大的时钟,正在倒计时。

十。

保护好托尼斯塔克。
保护好托尼斯塔克。
好吧,我完美地完成了任务。
有什么奖赏吗?
比如托尼斯塔克的一个晚安吻?







九。

每个细胞都在叫嚣.....好累。







八。

旺达在哭,泪珠啪嗒啪嗒地滴在克林特的脸上,他还能看到塔莎咬着嘴唇沉默,不过视野已经很模糊了。








七。

克林特突然很想哭,他想喊喊那个名字,然后告诉他压抑在克林特心底的那些情愫,只对他一个人的,对托尼斯塔克一个人的。





六。

就破例一次。







五。

"....Tony..."气管疼得像要断了一样。







四。

"What....?"克林特看到托尼紧张地弯下身,然后将自己的手握紧。







三。

太温暖了,我怎么舍得离开。







二。

"I love you."








一。












—End

04年的嫩Evan简直太可爱啦!!!!未成年的小公主!!!!截图截得控几不住我几己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!!
.....好想犯罪qqqq

感觉...最近天气都闷闷的。-。

#全职高手##周方##方锐生日贺#

umm这儿夏恒!w
方锐生日快乐!!!!
喜欢锐锐快一年了.不知道送什么给锐锐只能给个晚自习赶出来的产物.×

两个小孩的故事.

短篇尝试.

————

——

chapter.1[一发完结]

周泽楷第一次与方锐相遇是在1965年的雨季,黄梅熟了。

小方锐站在庭院的一棵桃树下,穿着繁重的戏服正咿咿呀呀地吊嗓子,一个偏头便瞅见了桥头青石凳上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孩,和他身边捧着一盏普洱悠哉悠哉的林敬言。

“傻站着淋雨呢,快过来。”

方锐提着戏服,水灵的大眸子骨碌碌转着,在那小孩身旁坐定后往嘴里丢了块蜜饯,腮帮子鼓得像个球。

林敬言好笑地叹了口气:

“你看你,别失了礼节。”

“我知道的嘛!老师!”

方锐咽下嘴里的甜食,朝身边安静的小孩伸出干净白皙的右手:

“你好呀,我叫方锐!方寸不乱的方,锐不可当的锐。”

结果那小孩只是低着头沉默.方锐也不恼.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孩,人长着一张英气的俊脸,打理得妥妥帖帖的头发软乎乎地贴在小孩的额头。看着打扮挺像哪个豪门的贵公子。

被方锐盯着很久的小孩脸腾地一下红了,倒是纯情的很。

“嗯.....我叫....周泽楷...。”

周泽楷说完后羞愧难当地埋下了头,没有理会那只横在两人之间的小白手。方锐耸耸肩,手一拐就又从桌上顺了块桂花糕自顾自地吧唧嚼着,末了还用那只摸了糕点粘糊糊的手拍了拍周泽楷干净软顺的黑发:

“周泽楷?好名字!没想到你长得俊,名字也好听。”

周泽楷没有料到方锐的热情,颇有些感激的抬起头,一双湿漉漉的墨色眸子紧紧盯着方锐布满浓妆的脸蛋。而方锐也只是爽朗的咧开小嘴对着他笑。

“欢迎加入我们.小周.”

没了.想不出来了.×